契 约阅读答案

信息发布者:陈芳老师
还有三天就是腊月二十三,窗外时常零星地响起鞭炮的声音。刘越正在发呆,就被这声音吓了一跳。他有点烦恼地站了起来,打算弄点什么来吃,最好比平常丰盛些,好歹像个过节的样子。
灶台上凝固了厚厚的油渍,泛着恶心的油黄色。刘越皱了皱眉,还是把锅放了上来,这个时候玉茹推门进来,哼着歌。拎着大包小包扫来的战利品。
“玉茹,”刘越忍不住说,“明天,咱们把家里打扫一下吧,快过年了。”
“年货还没有买完呢,跑了一天把我累坏了,明天还得去。”玉茹跳过来楼住刘越的脖子,又把手指得意冲他晃了晃,“好看么,新款的,年底打四折,嘻嘻。”
戒指很好看,但是刘越没有心情,叹了口气。今天晚上吃什么呢,这是个问题,家里没有剩下什么吃的。刘越上次买的一箱方便面还剩了一包,也不够两个人吃。他满怀希望地看了看玉茹拎回来的大包小包,然而这些“年货”除了衣服就是首饰,都进不了肚。
想起儿时,每当过小年这天,母亲早早就把家里都打扫一遍,晚饭的时候通常会有一碗排骨,一盘鸡,和几个色香味俱全的炒菜,他也会沾着灶王爷的光,吃上几块粘牙的糖。父亲总会烫壶酒,笑眯眯地用筷子沾上几滴,送到他的嘴里去。可惜,母亲在他十岁的时候就去了,那之后的小年,就剩下爷俩,晚饭前,父亲就在母亲所坐的位置,单独放一副碗筷在桌上,再盛上一小盅酒。
“晚上吃什么呀,老公?”玉茹撒娇地问。
“啥也没了,就一包方便面。”
“那咱们出去吃吧,我刚才看见港式火锅打八折呢!”
刘越没有说话,回来客厅坐着发呆。玉茹的脸拉长了,“我知道,你不说我也知道,你心里还在埋怨我。”
刘越仍没有说话,摸出一根烟点燃,烟雾徐徐地飘在空中。
“你打算怎么着,去接他?” 玉茹盯住他,须臾,又似乎松了口气,“马上要过年了,除夕怎么也应该和老爷子见个面,我觉得,咱们是不是有点过分了?”
刘越又吸了口烟,自从前年和父亲断绝父子关系以来,这是第二个春节。在那之前,刘越夫妇同父亲一起生活,所有的事情父亲全都会办好。
父亲的房子是一套不小的单元房,地理位置也不错。如果父亲不是执意要娶梅姨,那种生活会一直持续下去。
“说话呀你。”玉茹催问道。
“都行,看情况。” 刘越说。
怎么开得了口呢,她的动机很明显,去看老人就是为了房子。其实刘越对梅姨这个人不反感,她是他们家的老邻居了,梅姨一直照料自己瘫痪的老伴。母亲去世后的第五年,梅姨的老伴也去世了,她没有孩子。
梅姨给刘越洗衣服,三十晚上帮他家包饺子,甚至刘越得了急性阑尾炎,也是她帮着叫的救护车,一起送的医院。是的,他的确不反感她,甚至觉得她亲切。但固执的少年的心中,母亲的地位是不可取代的。
“你呀,就是呆,和你父亲和好是迟早的,亲父子哪是写个凭据就能断绝的,还是早点和好,我看老爷子身体也不大好。” 玉茹轻描淡写地说。“够了,别再说了!”刘越忽然吼了一嗓。他知道父亲一直等到他有了自己的家庭才敢提和梅姨的事。他还记得父亲提出要和梅姨结婚的时候,那带着几分慌张和拘谨的眼神,几十岁的人了,像个做错事情的孩子。
“你喊什么喊,我还不是为了你好,当时就不应该让他们结婚,我们的房子平白地少了一半,现在还得低三下四地去看他们。”玉茹大声地叫着,“没见过你这么窝囊的人,自己的财产自己都不会保护,那套房子值四百五十万,四百五十万啊!”
刘越忽地站起来,铁青着脸,回过头看着她,但是又缓缓地坐了下来。眼前浮现出断绝父子关系画押那天父亲的脸。父亲那张脸上的每一根皱纹,似乎都深了一层。父亲冲拇指呵了口气,而后重重地印在文契上,之后把头靠在沙发上,紧紧地闭上眼睛。文契上面写着两人不再是父子,他也得不到任何遗产。刘越张了张嘴想说什么,玉茹推着他说,“走吧走吧,没看爸心情不好。”有没有遗产他没想过,其他人要取代母亲的位置,那是不可以的。最后他什么也没说,随着玉茹走了出去。
这一走就是一年半多没有再联系,玉茹不止一次地念叨着,老爷子还挺狠心,真的就断绝关系了? 本来她想父亲不多久就仍然会来关心儿子,到时候就要求重新订立一份契约,说明遗产完全归刘越,然后才和好。他们倒是不会把梅姨扫地出门,但是有这么张纸在手上,遗产方面总是保险的。现在看来不得不主动去和好了,真没面子。现在再去,怎么提销毁那张契约的事情嘛。
“我出去转转。”刘越拎起大衣从家里冲了出去,外面的空气寒冷而纯净,使人的头脑很快地安静下来。马路边一个中年男子和一个小孩子正在放鞭炮。一串鞭炮响到一半,火星灭掉了,小孩子叫着跑上前去,被男子一把抓住说,“回来,爸爸去看看。”他刚刚探过身去,炮竹忽然又再次响了起来,把男子吓了一跳,跳着跑开,小孩子欢快地笑了起来。真的是快过年拉。一天更比一天热闹。
刘越掏出手机拨通了父亲的电话……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(2012年《读者·原创天地》)
1.下列对小说有关内容的分析和概括,最恰当的两项是(5分)
A.小说开篇就从中国民俗中的小年写起,以小年的气氛来反衬刘越内心的苦恼,并为小说制造了悬念,引起读者的阅读兴趣。
B.刘越在妻子置办年货回到家后,不由得想起了小时候过小年时勤劳的母亲给家中带来的幸福,因此越发地对妻子不满,借此表达了刘越对母亲深深的思念。
C.在刘越夫妇与父亲一同生活的日子里,丧偶的邻居梅阿姨对刘越和他的父亲照顾非常周到,所以刘越的父亲执意要娶梅阿姨,因此惹得儿子和自己断绝了关系。
D.小说中几处穿插了刘越的回忆,让读者看到了刘越过去的家庭生活状况,也让读者对刘越与父亲立下断绝关系的契约有了逐步深入的了解,也凸显了人物性格。
E.儿媳妇玉茹心中一直挂念、关心着刘越的父亲,毕竟是一家亲,所以舍弃面子主动要前去探望老人,同时也希望借此把原来的契约加以修改,让一家人不再生分。
2. 请结合全文简要分析儿媳妇玉茹这一人物有哪些特点。(6分)
3. 小说中写到刘越冲出家门看到马路边一对父子放鞭炮的情节,有何作用?(6分)
4.小说的结尾写到“刘越掏出手机拨通了父亲的电话……”,你能从这个结尾中预见到怎样的故事结局,并请结合小说加以分析,说出你的判断依据。(8分)
参考答案:
1.D,3分;A,2分;B,1分,(B“越发地对妻子不满”稍有夸大之嫌;C时间“在刘越夫妇与刘越的父亲一同生活的日子里”错;E儿媳妇要前去探望老人的目的分析错误)
2.(6分)家中灶台,油渍泛黄,没有吃的便要吃港式火锅——好吃懒做;大量购买衣服、首饰——(爱美)花钱无节制;不关心老人生活,只顾及遗产问题——贪图钱财,轻视亲情。
3.(6分)马路上放鞭炮的父子是幸福的(1分),这也让刘越想起父亲对自己的恩情(关心爱护)(1分),这也让刘越产生了“快过年了”,“应该看望父亲让父亲高兴”的感恩之心(2分),为情节发展到“刘越掏出手机拨通了父亲的电话”做了铺垫(或:推动了情节的发展。2分)。
4.(8分。)
我们可以预见到故事的结局是大团圆(喜剧性结尾)(1分)。小说中一再写到刘越当初与父亲签下断绝父子关系的契约,反对父亲再婚主要是因为刘越对母亲的深情,而不是对梅阿姨有不好的印象,父亲再婚有机会(2分);而且妻子玉茹现在也要去父亲那里,所以刘越要缓和父子矛盾有着希望(2分)。更何况刘越在小年这一天更加挂念自己的父亲,又看到马路边放鞭炮的快乐幸福的一对父子,更刺激了他要感恩于父亲的愿望。(2分)所以,结尾写到“刘越掏出手机拨通了父亲的电话……”,说明他已经决定要回家看望父亲了,小说必定有个团圆的结局(1
分)。
不是大团圆结局(1分);刘越媳妇玉茹的表现及遗产问题,( 3分),刘越的态度(2分),突破中国小说重“大团圆”的结局模式(2分

会员点评

评论

我要纠错